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互动交流 > 在线访谈

访谈主题

金融创新吸引力不输税收优惠

访谈主题:金融创新吸引力不输税收优惠
来访嘉宾:时任前海管理局局长 张备
活动时间:2014-04-22
内容摘要:   【张备】:过去一年,干事创业敢为天下先的精气神出来了。大家都把自己当“前海的合伙人”,全局一半以上员工每天加班到晚上八九点,很辛苦但很充实。有朋友跟我说,这里和30年前刚来特区创业时的感觉一样。   越来越多的人想来前海,应聘者不仅有来自名校的,还有的是知名金融机构高管,好几个在原单位年薪都过百万元,却甘愿放弃。他们中流传一句话:有理想的人到深圳,有梦想的人到前海。   习...

精彩图片

文字播报

  【主持人】:各位网友,大家好!今天走进我们演播室与大家对话的是前海管理局张备局长,张备局长跟大家打一个招呼。

  【张备】:各位网友,大家上午好!很高兴做这一期访谈节目。

  【主持人】:主政前海一年,您对前海印象有何变化?

  【张备】:过去一年,干事创业敢为天下先的精气神出来了。大家都把自己当“前海的合伙人”,全局一半以上员工每天加班到晚上八九点,很辛苦但很充实。有朋友跟我说,这里和30年前刚来特区创业时的感觉一样。

  越来越多的人想来前海,应聘者不仅有来自名校的,还有的是知名金融机构高管,好几个在原单位年薪都过百万元,却甘愿放弃。他们中流传一句话:有理想的人到深圳,有梦想的人到前海。

  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“两会”期间对许勤市长指出,深圳要做全国改革开放的排头兵,排头兵不仅是要站在第一排,而是要准备随时冲锋陷阵。如果深圳是排头兵,那前海就是尖刀连。

  【主持人】:最近局里又新揽16名专才,包括毕业于英国牛津、南洋理工、美国肯特州立大学、英国纽卡斯尔大学、清华大学等。这是否意味着前海将奉行高门槛人才政策?

  【张备】:目前,全局及局属公司的工作人员平均年龄为34.4岁,硕士以上学历的有52%,具有各类专业职称的人员有99名,主要集中在建筑规划、经济管理、金融领域。前海的确严把人才入口关,但绝不是只看其学历或是否名校,都是因岗而设。

  比如,新揽的这16名专才中,有12名是为新成立的金融控股公司在全球物色的。但到金控以后,并没有马上根据他们原来的资历、级别去给位置。而是所有人前3个月都先不定岗定薪,分成4个项目组,每组负责一个项目,只拿基本工资。3个月试用和考核后,根据个人能力素质水平,再确定职位和薪酬。

  【主持人】:外界除了知道公务员到前海必须放弃身份“裸奔”之外,对其运作机制上的特质并没具体印象。

  【张备】:法定机构在国内是新生事物,目前国内开发区、新区主要是“管委会”或“指挥部”两种体制,都是抽调政府公务员组成,类似政府的派出机构。而法定机构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和新加坡、香港等地已有几十年历史,比如香港科技园公司、西九文化区管理局、贸易发展局和市区重建局等都是。

  法定机构既能执行政府部门让渡的公共服务职能,同时更强调市场化运作机制,特别是遵循精简高效、机制灵活的原则。比如,没有“铁饭碗”,全员都签3年合同,之后是否聘用根据业绩来决定。有些同志工作几年后发现不适合,也作了岗位调整。一些部门实行全员竞聘上岗制,还有采用事业部制度,即项目完成,岗位就没有了。

  我们还在构建具有前海特色的职级职位管理体系和薪酬体系,即从传统的人员身份管理转向岗位管理,薪酬从与行政级别挂钩转为与岗位价值挂钩。就是说,以后一个紧缺的高级工程师薪酬可能比一个处长高,一个资深专业顾问的工资可能比副局长要高。同时,局里还为不同的职位序列提供不同的上升通道等。

  【主持人】:深港合作”是前海的王牌之一,但从去年港企入驻数量和前海专供港土地拍卖上看,两地关系却若即若离。今年一季度,新增港企同比增长470%,“粘合度待提升”。

  去年7月,深圳提出“凡事对香港不利的事情前海一律不做”等5点原则后,深港关系进入到新阶段。为什么要这样强调并承诺,是否深港合作存在较大阻力?

  【张备】:前海深港合作没有达到预期原因有三:一是香港对前海开发开放还存在疑虑,有观望心态,这限制了进驻的意愿。港企整体投资行为比较理性,长期在法制化、国际化环境中成长,特别强调确定性,更愿意投入到一些成熟城区,所以对前海相对审慎;二是国务院批复前海的22条政策尚未完全落地;三是香港服务业拓展内地市场存在一定障碍。虽然CEPA开放领域已达95%,但没有实施细则,很难落地。

  今年以来,港企入驻数量呈快速增长趋势。前三个月新增港企117家,同比增长470%。入驻港企体量越来越大,投资综合超过1000万美元的港企有129家,占港资企业总数的50%以上。此外,已落户港企不仅有金融业,还覆盖了物流、科技服务、信息服务和专业服务在内的现代服务业。

  【主持人】:但恰是这样,外界反而疑虑前海是否更喜欢大企业。毕竟香港现代服务业经营者90%以上都是中小企业。

  【张备】:前海并不只注重吸引大企业,对港资中小企业进入内地拓展市场的需求也高度重视。22条先行先试特殊政策虽提出降低香港金融机构的准入门槛,但降到什么程度,并没有明确的说法,这对中小企业进驻有点不利。目前,前海正在取消入区企业注册资本金500万元人民币的限制,同时推动在金融、人才执业等多个领域进一步取消或降低港资企业准入门槛的措施,在资金、税收、用地等方面对港企港人给予特殊支持。

  【主持人】:接下来如何扩大市场?我们想过前海的港企能否享受国民待遇,在某些领域,甚至不把港企设为外资,把门槛真正降下来。今年前海拟设一位专职的港籍副局长,以高级雇员的方式引进。而香港那边则设立“前海联络处”,长期为香港企业和公民了解前海提供服务。

  【张备】:同时,针对中小企业,建立面向香港优势和特色产业的10个港企聚集基地。中联办目前则把前海纳入香港青年实习和教育交流基地。同时我们争取香港大学将前海作为实习基地,同时管理局今年5月份将安排26个岗位给首批香港大学生。此外,“深圳关于前海加强深港合作总体方案”计划于下月出台,内含40条创新举措。

  【主持人】:产业税收优惠目录不含金融业,意味着占前海最大头产业无法享受优惠,前海如何说服金融企业进来?

  【张备】:虽然优惠目录没有包含金融业,但优惠目录实际含金量很高。同时金融业是个大概念,有不同的类型和体量,除了传统的“银证保”,也有创新的金融VC/PE(风险投资/私募股权投资),还有一些类金融和准金融。同时,产业结构上,整个珠三角和香港的金融与实体经济结合非常密切。比如深圳高新技术产业发展起来,最大特点就是金融业的延伸,衍生出“科技+金融”模式。

  入区金融企业为何选择前海,不仅仅是看税收优惠,更重要的是看在前海能开展别的地方不能开展的业务,或别的地方可以开展的业务,在前海可以开展得更好。我们年初出台改革创新要点46条,其中金融有18条,大部分是从业务、产品、细节上推出的创新,有些已经可以操作,待得到落实后,其对金融企业落户前海的吸引力不亚于税收优惠。

  另一方面,在优惠政策还没有明朗时,前海已进驻了近6000家企业,其中金融企业占比达六成,已构筑了一个金融创新生态圈,这也是现在国际上看好和流行的提法。即一些主导、特色产业在一定区域内形成良好的自我生长机制。

  【主持人】:与包括上海自贸区在内的其他新区相比,前海有哪些独特优势?

  【张备】:一是跨境优势,香港是世界上最大的人民币离岸中心,人民币最大的资金池也是在香港。香港人民币向内地回流,前海有着独特的区位优势,国内其他区域很难一下子做很多这类业务的。而且,跨境贷也有很大的融资便利。

  二是成本优势,比如前海土地价格与上海陆家嘴、北京、香港中环相比,相对便宜不少;电讯方面,前海即将引进香港移动通讯信号,即香港跟前海在资费上将是一个标准。

  三是包括深圳和珠三角在内的整个广东,有很大的经济规模,再加上香港,其实已能跟世界上一些著名湾区媲美。也就是说,来到前海,资方有市场、有业务可做,这才是金融企业最看重的。国家有些地区优惠幅度很大,但还是没人去,就是没业务可做。

  【主持人】:互联网金融是刚刚结束的2014中国IT领袖峰会最热的词汇,但新兴事物也引起很多争议。前海对此持什么态度?会否在这方面进行突破和创新?

  【张备】:前海对互联网金融持鼓励发展的态度,在前海可以定点定行业提供压力测试。只要不违法,什么东西都可以在前海先行先试。法律没有明文禁止的视为准入。

  互联网金融首先是从支付开始的。第三方支付最初的模式,主要依托于电子商务。境内的电子商务已发展得很成熟,现在正在打通跨境电商通道。今年还将探索金融私募产品的跨境交易,比如说私募债,需要融资的可以通过境外融资回来。此外,就突破点而言,还可以打造依托网络的新型要素交易平台,探索金融和商业O2O模式创新。

  【主持人】:随着前海金融创新的加速和企业入驻的井喷,金融风险防范被业界关注,特别是有天津滨海新区风险事故的前车之鉴,前海如何控制风险?

  【张备】:目前中国证监会已经在前海设立了前海办公室,今年还会向中国人民银行总行、中国银监会、中国保监会申请在前海设立办公室。还有一个设想,是依托这些监管机构设立“金融超级监管局”,建立监管信息共享机制,加强跨部门、跨市场的交流协作,对前海各项金融创新试点的机构主体及其账户进行标识管理,规范前海机构业务创新行为。

  【主持人】:有媒体报道称国务院有关部门已计划在6月份终审粤港澳自贸区的方案。一旦方案获批,对前海意味着什么?

  【张备】:粤港澳自贸区的申请由省政府统筹安排,目前已向国务院提出申请,正在征求有关方面意见。一旦获批,前海将进一步叠加自贸区的开放制度,通过实行以“负面清单+准入前国民待遇”的国际化投资规则,以“一线放开、二线管住”为特点的贸易便利化规则,以及以事中事后为重点的监管制度,推动粤港之间商流、物流、信息流、资金流等要素充分自由流动,提升深港都市圈能级,打造21世纪“海上丝绸之路”的核心枢纽。